上主慈悲敬禮-傅天娜修女交待的形式

傅天娜修女日記經神學分析,看出她的使命是去:

 1.提醒人在聖經上有關天主對每一個人的慈愛這為人所已知的真理;
    2.傳告對上主慈悲敬禮的新形式為祈求全世界所需要的恩典;
   3.在此種敬禮的精神上灌注一種宗教的重建,即信賴天主以及對近人仁慈的新約精神。

  傅天娜修女有關上主慈悲敬禮的使命已由著名的神學家依納爵R神父詳加分析。其有關的主要理念也出現在R神父的論著「上主慈悲:上主慈悲敬禮的基本特牲」中,這在前文已提及。有一次樞機主教方濟瑪卡斯基說,R神父這本小冊子對傅天娜修女的日記就好比一個軟體之於一台電腦般。為能「善用該電腦」-來傳揚傅天娜修女所交下那種形式的上主慈悲敬禮-首先須對R神父的書有充分的瞭解。因此,嚴格依據R神父作品中神學觀念的本書所述的,實是他以一種讓不習慣學術用語的讀者更能接近的語調所寫作品的複述。

  在傅天娜修女所傳形式的上主慈悲敬禮的日記內各事件之分析中,R神父作了以下幾點的檢視:

.上主慈悲敬禮的主旨,它的要素及條件
.使其與其他敬禮有別的特徵
.上主慈悲敬禮的形式

1.上主慈悲敬禮的主旨

  藉著對本身是愛、善良及憐憫的上主慈悲的敬禮,我們即是向天主自己敬禮。按照天主教的教導,天主是絕對簡單的,「在祂內沒有部份」,換言之,在天主內所有的就只是天主。「因而」,R神父寫道:「天主不只是聰明,祂就是智慧;祂不只是全能的,祂本身就是全能;祂不只是顯示祂對世界的先見之明,祂本身就是先見;祂不只是愛我們,祂自己就是愛;祂不只是仁慈的,祂就是仁慈;為此,智慧、先見、全能、愛以及仁慈與天主相同,有權力由我們獲得宗教的敬禮。」

  在傅天娜修女的日記中描述的敬禮之崇拜主題就是三位一體天主的仁慈。這仁慈就是愛、美善和憐憫,它具有只為天主所特有的屬性,因為它無法理解、深不可測、難以形容而且無限地大。雖然上主慈悲是三位一體天主的仁慈,但這敬禮中所敬的位格以耶穌基督較合適,因為這上主慈悲敬禮的所有新穎形式涉指的都是祂。甚至向上主慈悲祈禱的念珠,是向天主聖父祈禱,卻關係天主聖子慘痛苦難的價值,祂則是與這祈禱相連的所有恩典的賜予者。

  這種合於耶穌的特殊位置在上主慈悲敬禮中有它在以下福音文句中的深奧正當性:「我是道路、真理及生命,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堨h,」(若望14章6節)。因此上主慈悲的敬禮適宜稱為仁慈耶穌的敬禮。由主題的觀點去看,這兩個名稱都表達出敬禮的主題。

  我們在這敬禮中所敬拜的上主慈悲是求取不盡的,大過全世界的罪惡。它對罪人比對義人還更慷慨,因為前者更需要天主的仁慈。耶穌告訴傅天娜修女說:「一個靈魂愈是可憐不幸,愈有權到我仁慈跟前來,」。


2.上主慈悲敬禮的要素

  這個敬禮的要素是一種對天主信賴的態度,它不僅需要望德,也需要信心、謙遜、不屈不撓的堅持及悔悟。「因而它是,」R神父寫道:「一種對天主恩典自動自發、謙遜、堅持不動搖以及由信心所鼓舞的期盼。」信賴的態度對這敬禮的性質而言是如此不可或缺,以致於

  1.缺乏信賴的精神便根本不會有對上主慈悲的敬禮,因為上主慈悲敬禮最初始最基本的表達方式就是一種信賴的行動;

  2.對上主慈悲信賴的態度本身不只是信賴者永遠救贖的保證,而且也給予他所需要的現世物品,「我寧願天地灰飛煙滅,也願連一個信賴我仁慈的靈魂都沒有,」耶穌對傅天娜修女說。祂接著說:「讓(靈魂們)抱著很大的信賴態度來到這仁慈的海洋堙C罪人們會獲得罪赦,而這種赦罪成義會在幸福中被肯定。誰若將他的信賴放進我的仁慈堙A他會在死亡時充滿我上天的平和」。「我期望將難以想像的恩典賜給那些信賴我仁慈的靈魂。」

  在所有天主的工程中顥示給人的天主仁慈,是人行使一種堅持而沒有限制的愛之動機:這些工程依次為創造、救贖及光榮。是天主仁慈的愛促使一切萬有存在,維護一切受造物的存在,關心每一個人的不幸,並使他參與已在地上的以及整個永遠的上天神聖使命,這當能鼓勵我們保持一種堅定不變的信賴。這是一個受造物對其造物主,或是一個孩兒對其天上父親所能採取的最適宜的態度;它是一種將人的靈魂對天主的工作開放的態度。

  依R神父的計算,在傅天娜修女日記中,有34次以上耶穌要求我們有信賴的精神;有9次祂談到信賴,視為行這種敬禮時將要賜給的恩典以及現世益處的必要條件。因而這敬禮中沒有任何部份-既非崇敬畫像亦非誦念串珠-會帶來預期的結果,除非它是與真誠的信賴結合在一起,因為敬拜天主仁慈的意義乃是以信賴的行動轉向天主。故而信賴是這個敬禮的必要部份,它也是賜下天主禮物的條件。

  這敬禮的第二個必要部份是「對近人主動的愛;換言之,就是向近人行使仁慈。」此處耶穌的要求是要將福音內的「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憐憫,」(瑪竇5章7節)加入這個敬禮中。祂告訴傅天娜修女:「我向妳要求仁慈的作為,且須是出於為我而行的愛。無論何時,不論何時,妳都要向近人顯出仁慈。妳絕不能在此事上退縮或設法原諒、寬恕自己的退縮,」。而後祂繼續解釋說,有三種可以可施仁慈的方式,經由作為、言語及祈禱,而精神上的仁慈更有價值。同時祂還給了一個警語:「如果一個靈魂不管任何方式都不實踐仁慈,在審判的日子,他不會得到我的仁慈,」。每一個向上主慈悲作敬禮的人,應該每天至少有一次仁慈的作為。

  必須實踐仁慈作為的這種條件表示,由傅天娜修女自耶穌傳話給我們的上主慈悲敬禮,不能只是一種虔誠的風俗習慣,但須是一種「基督徒神修生活深刻體驗的形式」。


3.使上主慈悲敬禮與聖心敬禮有別的特性

  乍看似乎在耶穌聖心敬禮與上主慈悲敬禮之間並無本質的差別。對傅天娜修女日記作皮毛似的閱讀又像是能肯定這個想法,因為堶掘g常提到聖心以及她個人對聖心的敬禮,這也是修女會所作的敬禮。但對日記內容作更深的神學透視,使R神父在這二種敬禮之間作出區別,並描述出二者間本質的差異。這些差異有關這兩種敬禮本質上(本身)的以及形體上的主體,它們的性質以及其所連同的許諾之特定時間。

  a)本質上(本身)的主體

  .在上主慈悲敬禮中:在聖三內天主的仁慈;
         .在聖心敬禮中:神性位格天主聖子取了肉身。
        因此就本質上的主體來看,這兩個敬禮已有差別。

  b)形體上的主體

  .在上主慈悲敬禮中:依據1931年2月22日顯現的主體與內容而    與之相合的仁慈耶穌畫像;
      .在聖心敬禮中:有形的耶穌的人心。

  c)敬禮的主要性質

    .在上主慈悲敬禮中:一種信賴的精神;
        .在聖心敬禮中:補贖。

  d)特定的時間

  .在上主慈悲敬禮中:每天下午三點鍾以及上主慈悲瞻禮日;
        .在聖心敬禮中:每月每一個星期五(瞻禮六),以及聖心瞻禮。

  R神父也指出,在上主慈悲的這種特殊敬禮形式中,「並沒有習見的或我們喜愛的九日敬禮,或應答式祈禱;以前沒有見過這種敬禮的人有許多常會問到九日敬禮或應答式祈禱文」,那麼傾向其他敬禮的特性,那麼牢實地宇于傳統天主教的虔誠。在傅天娜修女日記中發現的九日敬禮是為她個人而非為一般普遍的用途。耶穌並沒有對這種誦代方式附上任何特殊的許諾,它也不是上主慈悲敬禮中各新式敬禮形式的一種。但我們若以一種信賴的精神念它,它會是一種真正的朝拜行為,有關信賴所作的許諾也會附於它。這種九日敬禮是為著近人所作的精神上的仁慈行為,因為我們在它內每天為別人祈禱。

  另一方面,耶穌願意為每一個人都在仁慈瞻禮之前參與包括上主慈悲念珠串經在內的九日敬禮。祂就這種九日敬禮說道:「我要借著這九日敬禮賜予每一個人可能的恩典」。這九日敬禮的確與仁慈瞻禮連在一起,因為它成為這瞻禮的預備工作。

  在上主慈悲敬禮中也沒有另設應答式祈禱文作為敬拜的新形式之一,也沒有任何附於它上面的許諾,雖然目前有二種上主慈悲應答式的祈禱文存在。凡以信賴的精神念它們以及實行仁慈作為的「只能指望耶穌一般附加於上主慈悲內的信賴行為之許諾」。

  許多有關上主慈悲的刊物將揭示給傅天娜修女的新穎敬拜形式與她私人的祈禱混合在一起,這常使人有一種以這九日敬禮或其中某種應答式是這仁慈敬禮中最重要者的印象。早期的刊物可能已經獲寬諒,但現在傅天娜修女的著作已就神學觀點加以分析,我們應該努力傳播這敬禮正確的形式。


4.上主慈悲敬禮的形式

  R神父在描述這種上主慈悲敬禮的形式時,列舉出以下各項:

  .仁慈耶穌的畫像;

  .上主慈悲瞻禮;

  .上主慈悲念珠串經;

  .仁慈聖時;

  .仁慈敬禮的傳播。

 

  這些對其他祈禱或宗教行為而言其卓越處在其適用於所有人的特殊許諾,而不僅適用于傅天娜修女(就像是「哦,血和水」,或九日敬禮的行為)。

  「每一個上主慈悲敬拜的行為心須是一種信德的表達,且若要獲得我們的主附加于這敬禮的所有益處,還必須與對近人仁慈的行為連在一起。」

  a)仁慈耶穌畫像的崇敬

  這幅畫像的主要形狀在1931年2月22日發顯於Plock會院傅天娜修女的斗室內。「在黃昏時,當我在我的室內,看見主耶穌穿著一件白袍。一隻手舉起作降福狀,另一隻手撫著胸前的衣服。有二道寬大的光從衣服內略偏向側旁射出,一道紅,另一道淡白色…。過了一會兒,耶穌向我說:「按我顯現給妳的模樣畫一幅像,上面有特徵性語句:耶穌我信賴您」。三年後,在Wilno,耶穌解釋光線的意義:「二道光線,」祂說「表示血和水」。因而那不是一種藝術效果的問題,而是一種含於畫像內特別深奧的象徵表記。

  這畫像有一種重要的組成成份,即所寫的特徵性語句:「耶穌,我信賴您。」耶穌第一次在Plock以及後來在Wilno顯現中談到這些字。「耶穌提醒我……這三個字必須顯著清晰:耶穌,我信賴您。」(在波蘭文堙A這句話包含三個字)傅天娜修女寫道。這不是字數的問題-在其他語言堨戎i能比原來的波蘭文多些字。但這是意義的問題,是整個畫像及意義中連在一起的一部份。

  耶穌特別注意畫像中另外一個細節。祂說:「我由這畫像注視著就像我在十字架上注視著一樣,」。因此看著這畫像上耶穌的臉是要緊的,因為耶穌自己特別提到這點。換句話說,它有一種特殊意義。對於耶穌的這種希望有兩個不同的解釋。有些人,包括彌格爾Sopocko神父,即傅天娜修女的第一位神師,都以一種寫實的方式瞭解這些話,認為耶穌的眼光向下注視就像是從十字架的高度向下看一樣。而其他人,包括約瑟夫AndRasz神父,即傅天娜修女的第二位神師,則認為那是一種表顯仁慈的注視。對畫像的兩種不同藝術描述就圍繞著這兩個不同的詮釋「學派」而成長。第一種已有由尤金紐絲Kazimirowski所繪的主要模型;而第二種阿跺夫Hyla的繪畫,保存在Crakow上主慈悲聖堂堙C

  另一方面,似乎耶穌右手舉起有多高的問題並不是很重要。Sopocko神父認為耶穌的手舉起應不高過肩膀。我們在日記中讀到:「右手舉起作降福狀。」這在此是最突顯的一點;實際的高度,不論達到或高過肩膀,由畫像的意義看來並不重要。

在畫中畫像的意義是什麼呢?

  耶穌自己為這畫像被奉為神聖以及其在復活節後第一主日禮儀中的復活慶節公眾敬禮上定出「神學上的位置」。在那一天,教堂媗牧犖眴筋O耶魬復活後在最後晚餐廳媗蓂{以及祂建立告解聖事的章節(若望20章19-29節)。

  在這間神聖房間的這一景象上被加上了一個聖周五(聖瞻禮六)的事件:被釘於十字架以及耶穌的心被槍矛所刺穿。「這兩條光線」,耶穌說:「當我苦悶的心在十字架上被槍矛刺開時,便由我溫和仁慈的深處湧出,」。回頭看看各位教父,聖多瑪斯阿奎那將血和水的象徵表記與聖洗聖事、聖體聖事及其它聖事連在一起,「按照聖若望福音,血和水…代表聖神的恩寵,而聖神是因耶穌的死賜予我們的。這與上主慈悲畫像中所畫的二道光線有同樣深奧的意義。」R神父寫道。

  仁慈耶穌的畫像也稱為上主慈悲畫像,這是很正確的,因為天主仁慈對於人,在基督的苦難、死亡、復活內表靈得最為淋漓盡致。

是什麼造成這上主慈悲畫像的敬禮呢?

  這畫像在整個仁慈仁敬禮中佔有主要的地位,因為它給予這敬禮基本組成成份可見的總成。它重述著這個敬禮的要素:對天主美善不設限的信賴以及對近人給與滿懷仁慈的愛之義務。信賴的精神直接關係著那特徵性語句「耶穌,我信賴禰。」耶穌要代表天主仁慈的這個畫像成為一種提醒我們對近人主動之愛的基督徒責任的記號。「它(這畫像)將成為要求我仁慈的提示物,」耶穌說:「因為縱是有最堅強的信心,沒有作為也是沒有用,」換句話說,對畫像的崇敬在於滿懷信賴的祈禱與仁慈作為實踐的結合。

附加于對畫像崇敬的許諾

  有三種許諾,耶穌給予很清晰的定義:

  .「我許下,崇敬這畫像的靈魂不會滅亡,」換句話說,耶穌給予永遠救贖的許諾;

  .「我又許下對世上已有仇敵的勝利,特別是在死亡的時候,」這指的是救贖的仇敵,以及在基督徒完美的道路上大步的前進。

  .「特別在死亡的時候,我自己將把它當作我自己的光榮般衛護著,」這是快樂死亡恩寵的許諾。

  耶穌的慷慨並不停止在這三個特別的恩寵。因為祂說:「我給人一艘船,他們借著它得不斷來到仁慈的泉源來獲取恩寵,」這表示祂對那些以一種堅定不動搖的信賴精神崇敬仁慈畫像的人所可能期待的聖寵及現世利益的範圍或大小並沒有設定限制。

畫像的歷史

  上主慈悲畫像的第一幅代表作是在1934年Wilno的尤金紐絲Kazimirowski工作室完成。這位藝術家受傅天娜修女親自指導。然而畫完時,她對結果並不高興,她流著淚向耶穌抱怨:「誰能把禰畫得像禰這樣俊美呢?」祂聽到了回覆:「不是顏色的美或刷子使這畫像偉大,而是我的聖寵。」

  這幅畫第一次展示,而畫像也公開接受大眾崇敬是在1935年4月26-28日於Wilno的Ostra Brama聖母堂堙C它激起天主教友間強烈的興趣,由Sopocko神父開始,它的複製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那些年間散佈開來。今天這幅畫放在Wilno(即現今立陶宛的Wilnius)的波蘭聖神教堂供人對這畫像敬禮。

  在全世界已經成名的畫則是由阿跺夫Hyla完成,它是在Lagiewnilki的上主慈悲Cracovian聖堂媯o現的。阿跺夫Hyla的原畫,是為感念它的家庭在戰爭的某些危險中,安然保命而作的還願的奉獻,在1934年3月7日被祝聖。因為當時在Cracow上主慈悲聖堂已有公眾的敬禮。但這幅油畫驗證是太過大了,因而不能永久性地掛在祭臺上方供人崇敬上主慈悲。Irena Krzyzanowska院長修女委託Hyla另畫一幅小一點的油畫能切合側面祭臺上的空間,好能永久放在那堙C在1944年4月16日,這是復活節後的主日,又是這教堂第一次降重舉行上主慈悲的敬禮,阿跺夫Hyla的新畫受約瑟夫Andrasz, S.J.神父祝聖。這幅畫顯示耶穌身後的背景是一片原野,遠方背景有灌木。1954年阿跺夫Hyla又畫了一幅新的畫,在原來的畫上加上暗色背景,又在耶穌的腳下加上一個傾斜地板。

  雖然在Cracow的Lagiewniki教堂堨N表仁慈耶穌的並不是按歷史排序且被展示予大眾或掛在修會教堂堛滬黖e,但其複製品已廣佈於全世界。因此耶穌在Plock第一次顯現表示過的願望實現了:「我希望這畫像受崇敬,先是在妳們的教堂,然後是整個世界。」

  b)仁慈瞻禮

  仁慈瞻禮是對上主慈悲所有敬禮形式中最高的一級。耶穌第一次告訴傅天娜修女,祂希望在1931年于Plack建立仁慈瞻禮,當時祂正提到祂希望有一幅畫:「我希望有一個仁慈瞻禮。我要你們將畫在帆布上的畫像在復活節後第一個主日接受隆重的祝聖;這個主日要成為仁慈瞻禮節日。」

  以後幾年,耶穌在14次顯現中一再作此要求,很清楚的設定這個瞻禮在教會禮儀年歷中的位置,並且說明其建制的理由和目的,準備迎接這節日的態度以及將要實施的儀式,還有所附加的恩典。

  選擇復活節後第一個主日有一種深奧的神學意義。這表示救贖工程的復活奧跡與仁慈瞻禮之間有密切的關係,傅天娜修女也注意及此:「現在我知道,救贖的工程是由上主所要求的仁慈工程所牽涉到,」。這種關係,借著這瞻禮前自聖週五開始的九日敬禮另外獲得強調。

  耶穌解釋祂為什麼要建立這個瞻禮:「靈魂們不理我的悲慘苦難而走向滅亡…如果他們不崇敬我的仁慈,他們將永遠淪滅。」

  自聖週五開始連續九天而包括上主慈悲串經誦禱的九日敬禮乃是這個瞻禮的預備工作。耶穌願這九日敬禮能實施,祂說祂要藉此「將每一個可能的恩典都賜予靈魂們。」

關於舉行這瞻禮時的態度,耶穌有兩個願望:

  .仁慈的畫像在這一天要接受降重的祝聖,並且獲得大眾的-即禮儀上-的崇敬;

  .司鐸要告訴靈魂們天主偉大而深不可測的仁慈,因而鼓勵他們採取一種信賴的精神。

  「是的,復活節後第一個主日是仁慈的瞻禮節日,」耶穌說:「但必須也要有仁慈的作為,而我要求經由這個瞻禮的降重舉行並經由對已畫成畫像的崇敬而對我的仁慈敬拜。」

  這個瞻禮的偉大處在那些許諾中明顯可見:「誰若在這一天來到這生命之泉,將獲得罪過及罪罰的完全赦免,」耶穌說。因此在這一天,在恩寵的狀態下,附隨著聖體聖事的是一種特殊的恩典,如R神父所解釋的:「遠超過一個全大赦。一個全大赦僅能給予所犯罪過暫罰的赦免…。」這種恩典基本上也大於聖洗聖事以外的六個聖事的聖寵,因為罪過及罪罰的赦免只屬聖洗聖事的聖寵。在這些許諾中,耶穌已將赦免罪過及罪罰的能力,歸於仁慈瞻禮日領受的聖體聖事,因而將其提升為一種「第二次聖洗」的等級。顯然聖體聖事必須在這一天,不但要處於有聖寵的狀態而領受,並且必須遵守上主慈悲敬禮所有其他的基本條件。雖然聖體聖事必須在仁慈瞻禮日當天領受,但告解可以早些辦好,甚至幾天前也可,這是根據R神父說的;重要的是,不能帶有罪過。

  雖然耶穌並未將祂的慷慨限制於這種獨特的聖寵。祂說祂要「將一個大洋的聖寵倒給那些到祂仁慈泉源來的靈魂,」因為「在那一天,天上所有流出聖寵的水閘都會打開,不要讓任何一位靈魂害怕到我這堥荂A縱使他的罪惡很重,」R神父寫道,這個瞻禮日所附加的無比浩大聖寵,從某三方面看得很明顯:

  .所有的人,包括先前並未作過上主慈悲敬禮的,甚至是在這一天悔過的罪人,都能參享耶穌已為這瞻禮日預備好的聖寵。

  .耶穌希望在這一天將那些不僅是救贖的恩寵,而且是現世的益處,賜給我們個人及整個團體;

      .所有的聖寵及益處不管任何人都可取得,只要他們以一種高度的信賴精神去求。

  彌格爾Sopocko神父是教會內建立這個瞻禮的熱心參與活動者。但他在世時並未看到它的建立。他死於10年,1985年,樞機主教方濟各瑪卡斯基在他的年度四旬期牧函中建立了CRacow教區的上主慈悲瞻禮。在往後幾年,波蘭其他教區的主教依循了他的前例。

  上主慈悲已於1944年復活節後第一個主日在Cracow的Lagiewniki堂接受公眾的敬禮。參與服務的群眾如此之多,使得修女們決定去請求全大赦,而在1951年由樞機主教亞當司蒂芬Sapieha頒賜,為期7年。我們從日記上知道,第一位私下慶祝這個瞻禮的人就是傅天娜修女,是經她的告解神父允許舉行的。

  c)上主慈悲念珠串經

  耶穌於1935年9月13-14日在Wilno向傅天娜修女口授這種祈禱。她在一個密室神視中見到一位天使正要懲罰有罪的世界。當她看到這種天主怒氣的徵象時,開始求天主稍微等一會兒,好讓這世界去做補贖。然而,當她來到天主聖三跟前時,便不敢重復她的請求了。而當她開始用她在內媗巨鴘爾傽N是向上主慈悲念的念珠禱詞-祈禱時,她感到耶穌聖寵在她靈魂內的力量,而後她看見那懲罰離開了地球。第二天,當她進堂時,耶穌再度給予她詳盡的指示,好知道如何念這種祈禱詞。

  在他對念珠禱詞的說明中,R神父說,我們借著這串珠向天主父奉獻耶穌基督天主聖子(這是祂屬神的位格及其人性,而不只是祂那共同屬於(common to)天主聖父、聖子及聖神而不能拿來奉獻給天主聖父的天主性-Divine natur)的「聖體、聖血、靈魂及神性尊嚴(Divinity)。」但我們可以降降生成人的天主聖子整個人獻上,因為祂自己「為我們把自己交出。」(厄弗所書5章2節)

  當我們拿念珠念串經時,我們是和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為我們及普世人類的罪過」所作的祭獻連在一起。我們借著這串珠向天主父奉獻祂摯愛的聖子;我們依賴的是「我們能用來求天主俯聽我們祈禱的最強大的動機。」

  我們在小珠上念:「因祂的至悲慘苦難,求禰垂憐我們及普世,」-根據這敬禮的精神-這與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苦難及死亡的補贖之關係不如與祂的仁慈那麼大,祂希望賜予人仁慈。

  這種祈禱詞誦念時,本身就是一種仁慈的行為,因為我們藉它求天主「憐憫我們及整個世界。」按R神父的解釋,「我們」這個代名詞指的是念這祈禱詞的人以及他(她)希望或要為之祈禱的人。「整個世界」這些字代表所有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以及在煉獄堛瘋F魂。

  這念珠所用的同一用語是既適合團體,又適合個人的祈禱詞;無需將動詞及代名詞由多數改變為單數,或另外加上一些字。

  耶穌在這串經的誦代中附加以一般的許諾以及某些特殊的許諾。一般的許諾是「它讓我高興而賜給(靈魂們)每日在念串經時他們向我求的一切事物,」。「藉由串經,」耶穌說:「如果你所求的合于我的意願,你會得到一切事物,」。天主的意願是向人類表達祂的愛,因此任何與此不合的事物,不是邪惡就是有害的,不會由聖父的至愛賜與。

  這特殊的許諾與死亡的時候有關:「任誰誦念(這串經),在死亡時都會得到很大的仁慈憐憫…縱使是最心硬的罪人,如果他只念一次串經,就能由我無限的仁慈獲得聖寵。」這堶悸熒N思是指悔改的聖寵以及在聖寵狀態下敬愛天主的死亡。這種許諾偉大之處在於賜與聖寵的條件,就是罪人應照耶穌制定的,以一種信賴、謙遜以及後悔己罪的精神,至少誦念一次整串串經。同樣的聖寵-悔改與恕罪-也將賜給任何在他臨死床榻邊有人誦念這串經的垂危者。「當他人在一個垂死的人床邊誦念這串經時,」耶穌說:「天主的怒氣會被撫平,並有不可思議的仁慈擁抱這個靈魂。」

第三種特殊的許諾涉及死亡的短暫面(而前二種則有關其永遠的結果)。這有二方面:

  .當臨死的人自己誦念這串經時:「當心硬的罪人誦念(這串經)時,他們死亡時會快樂起來;」。

  .當別人圍著這臨死的人床榻邊誦念這串經時:「…當他們在臨死者跟前誦念這串經時:"…當他們在臨死者跟前誦念這串經時,我要站在我父及這臨死的人中間,當作一個仁慈的救主而不當作一個審判者。"」。

  耶穌對所有崇敬天主仁慈的靈魂給予一種許諾,就是在死亡時,他們必「不致恐懼」;祂的仁慈將「在此最後陣仗中保護他們,」。

  敬拜天主的仁慈就是信賴祂,這種串經的誦禱必須湧自對天主美善的一種內心的信賴。

  誦念串經應不只是一種內在信賴的外在行為,而且應是堅持的行為。耶穌許諾,我們能藉誦念串經獲得任何事物,但除了善終的聖寵外,祂並沒有在什麼地方說過一次就夠了。持甯O高度信賴的徵象。

  由於附加於這種祈禱的特殊許諾的浩大,耶穌給司鐸們一種挑戰:「司鐸們要(將此串經)推薦給罪人們作為他們救贖的最後希望。」

  向上主慈悲奉上的這種串經禱詞,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即傅天娜修女在世期間就已經廣為人知了。由於Sopocko神父的努力,這串經的原文被刊印於仁慈耶穌畫像的背面以及書名為基督,仁慈的君王」的小冊子堙C

  d)仁慈聖時

  1937年在Cracow,當時我們尚未從傅天娜修女學到什麼,耶穌指示她觀察祂死亡的光景,祂稱此為「為給全世界浩大仁慈的時候」。「它是給全世界聖寵的時候,」耶穌在另一種情況下說:「仁慈勝於公義。」。

  耶穌指示傅天娜修女如何遵守仁慈的聖時,祂告訴她去:

  .為全世界求天主的仁慈,特別為罪人們;

  .默想耶穌的苦難,尤其默想耶穌死時被捨棄那一刻的情況;對那些做此默想的人,耶穌應許要給予他們瞭解祂苦難價值的聖寵。祂給了詳細的建議:「如果職責允許,盡可能在此聖時拜苦路;如果無法拜苦路,那麼至少進教堂一會兒,朝拜在聖體中我那富於仁慈的聖心;萬一妳無法進聖堂,而又只有片刻的時間,隨處讓妳自己沈浸於祈禱中。」

  耶穌指出,為使在聖時中所做的祈禱蒙主垂聽,必須符合三個要件

  .祈禱要向著耶穌;

  .應在下午三點鐘祈禱;

  .祈禱要與耶穌悲痛的苦難之價值與功勞相關連。

  「在此聖時中,」耶穌說:「我不會拒絕因我的苦難而向我祈求的靈魂,」。另外,祈禱的目的必須依循天主的旨意,祈禱的人應懷著信賴、堅持,並結合主動愛近人的行實,這些都是所有各式天主仁慈敬禮的條件。

  e)傳揚仁慈的敬禮

  因為此種祈禱方式世附有一些許諾,R神父在討論各種敬禮天主仁慈方式時也列出傳揚仁慈的敬禮。「我保護那些終其一生傳播我仁慈榮耀的靈魂,如同一位慈愛的母親保護她的幼兒,在臨終時我將不是他們的審判者,而是仁慈的救主,」耶穌說:「在臨終時,他們將不會恐懼;在最後的戰役中,我的仁慈會保護他們。」

  因此對所有宣揚者,耶穌說出二個許諾:

  .第一個許諾有關在他們的一生給予慈母般的保護;

  .第二個是關於臨終時。

  耶穌以一種特別的鼓勵語氣對傳教士說:「心硬的罪人將因聽到他們的話而悔改;」就是在他們談到天主深不可測的仁慈,談到耶穌為他們在祂聖心內所懷的憐憫時。

  耶穌對於如何播仁慈敬禮,除講道之外,並沒有特殊的界定,因此它可能涵蓋廣大的範圍。身為上主慈悲的使徒首要之務是以信賴天主和對近人仁慈的精神用其生命作見證。這是傅天娜修女遺留給我們的榜樣,這個榜樣激勵別人在所有事上信賴天主的聖善和全能,並實行對近人主動的愛。


5.上主慈悲的使徒運動

  在傅天娜修女的日記中,我們遇到一個「新修會」的問題。粗略地閱讀她所作的紀錄可能會想到耶穌要她建立一個新修會來傳揚及懇求天主的仁慈。然而,更深入的分析得到的結論是,耶穌要的不太像是個新的修會團體,而是要一個虔敬上主慈悲的大規模宗教復興運動。這運動的目的是完成教會及世界歷史中現階段的此一任務。

  必須說,耶穌從來沒有用過「新修會」這個名詞。祂對傅天娜修女的用詞是:「妳和妳的同伴們」,「這樣的一個修會,」或「這個修會。」但祂使人明白,祂所要的是關於精神的以及這個團體的任務。「妳和妳的同伴們藉由懇求會為妳們自己和世界獲得慈憫,」祂說:「透過愛,你將使天與地複合,你將緩和天主的義怒,」。這是耶穌的第一個要求;祂的第二個要求是:「深入瞭解我的奧秘,你們將認識我對受造物仁慈的深度和我不可思議的美善---你們應使世界知道這事。」為讓天主的仁慈被認知並傳揚給這充滿罪惡的世界,耶穌要求特別為神父及修士、修女們祈禱。「我要你們關心我特別珍愛的兩顆珍珠,」祂說:「這些是神父以及修士、修女的靈魂。你們要特別為他們祈禱;他們的力量來自你們的謙抑。」耶穌對這團體的精神做了簡要的描述:「你們的生活要仿效我從馬槽到我死於十字架的一生;」。

  最初傅天娜修女以為需要一個新修會或能為世界祈求天主的仁慈,宣講令人難以理解的天主的美善並以根本的方式追隨福音,「從馬槽到十字架」效法基督。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因著新的體驗以及天主的啟迪,她還是明白了,那不僅是關於她一直想建立甚至已為它編纂出概略規矩的默觀修會,而且也有關為所有男人與女人以及生活在世上的廣大人類社會成立的積極的團體。

  在1938年6月27日,她在日記中寫著:「上主使我在三方面獲知祂的旨意(有關這項任務),但可以說,它歸結於一點。」

  第一方面是,離開世俗的靈魂將於天主的寶座前如祭品般焚燒並為全世界祈求仁慈。借著祈求,他們將獲得神父們的降福,透過他們的祈禱,為世人準備迎接耶穌的來臨。

  第二方面是,將祈禱與分施仁慈結合在一起的團體。他們將特別保護孩童們的靈魂以對抗邪惡,…並且在這自我中心的世界中勉力喚起愛以及耶穌的仁慈。

  第三方面是組合修女院及男修道院以外的人士。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屬於這個團體,他將祈禱並履行仁慈的行為,至少每日一件。雖然他們「沒有發終身願的義務,」他們「將分享整個團體的功績與特恩。」

  從傅天娜修女的描述明瞭,耶穌所指的不是狹義的修會團體,而是單單一個由人們藉天主仁慈的奧秘結合在一起的大團體。那是一種宗教復興運動,透過他們向上主慈悲的虔敬行為而活於信賴與仁慈的福音精神內,它的目的是使耶穌交付給傅天娜修女的任務完成,也就是為世界祈求天主的仁慈,同時特別向全世界宣講這種信仰的奧秘。

  這些為天主仁慈作證、並對這混亂的世界宣講以及實行仁慈、並為人類懇求天主仁慈的任務,已經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責付予全體教會。這是最初幾個世紀早期教會的精神,可從教會各教父的著作中得到證明。

  如今我們居住在一個有許多基本價值…不僅是基督徒的價值,還有普通的「人類道德價值,即一種道德文化」…已經式微的世界。因此天主的仁慈及宣講此宗教真理似乎構成更新人性與恢復世界和平的一個必要條件。「人類歷史的反抗愈嚴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寫道:「世俗文明愈是疏離,人世間否認天主的手段愈強烈,實際上與許多世紀前隱藏於天主內的這個奧秘愈接近,隨著時間的來臨,人得以經由耶穌基督而參享這個奧秘。」

  上主慈悲的朝拜者及使徒們此一運動的起源要追溯至傅天娜修女這位人物。她以完美的方式實現耶穌交托給她以及「這個新團體」的精神和任務。建立「一個新團體」,就她那體會的經歷而言,成了一個為所有被天主仁慈的奧秘所吸引且希望人類和樂幸福的人一條成聖以及作為使徒的清清楚楚的例子。

  許多波蘭國內外的神職人員,宗教團體以及一般教友已用各種不同「會員」型式加入了這個上主慈悲的使徒運動。現已有一些為這種被祝聖的奉獻生活而成立的會社,並且還在持續成立中,也有一些由教友組成的社團專事祈禱以及祈禱連同慈善的工作。此外有一些不屬任何團體的人也將崇敬上主慈悲的精神實踐於生活中,因而成為上主慈悲的崇敬者與使徒所組成的大團體之一員。

  願參與這項工作的人數能儘量地龐大,因為沒有一樣東西有比天主美善活見證以及攜手共同祈求祂的仁慈更為現今世人所需要,因為-正如耶穌告訴傅天娜修女的-「除非回心轉意信賴我的仁慈,人類不會有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