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老師的故事
 
          

那年,湯梅是一位小學老師。

在新學期開始第一天,她都會說個開場白:「在這個學期,我會盡力教導,並且,也會對每位同學,一視同仁。」

只是「說來容易作來難」,身為一個基督徒的湯老師,免不了會為了跌倒在「個人喜惡」的軟弱上,到主耶穌面前去祈禱認罪。

就像這次吧,話才剛對這班五年級學生說完,湯老師的眼睛,就立時感到不舒服了。

他看見坐在前排角落的一個男生,不但已經把小書桌擺得亂七八糟,更同時,還幾乎把他那瘦小身軀,半趴在桌面上呢!湯老師知道,這個男孩的名字是「李瑞吉」,因為在過去一年,湯老師都早已經在校園中,特別地注意過他了。因為,每在下課的時間,別的孩子都興高采烈地在校園中運動或玩遊戲時,而這個小孩都無意加入。而且他老穿著又又舊,又不合身的衣服,獨自站在一旁,每當走近他的時候,還會聞到些氣味呢!「嗯,他需要洗個好澡。」湯老師還記得,當時的心,總這麼想著。教瑞吉,可真是件既困難又失望的事。

漸漸地,似乎感覺到,凡拿紅筆在瑞吉的作業上,打個大叉或在他考卷上寫個不合格,都已成了固定且麻木的事。對瑞吉這個學生,在開始時還具有的一點同情與耐心,都已經慢慢消失了。

學校有條規定,凡擔任導師的,都必須去看過全班同學在過去幾年中,由別的導師作的評論。湯老師在查閱時,還會不自覺地,把瑞吉的紀錄,擺到最後面去。

但是,就在那個晚上,當湯老師在看過了瑞吉的學生紀錄以後,就從她心的深處,泛起了一股說不出的滋味。

瑞吉一年級時的導師評論是:聰明、活潑、時常喜笑,他作功課整潔,按時繳交,對小朋友們的態度友善,有他在身旁,總帶來喜樂。

二年級時的評論是:瑞吉是個好學生,與同學們相處融洽。但因他媽媽患了重病,以致他的家庭生活,遭遇難題。

年級時:瑞吉母親的去世,帶給他極大的困難與改變。他雖盡力於功課,但他爸爸卻似乎無意介入。若無其他幫助,則會因他家庭生活的改變,帶給他極大的影響。

四年級時的評論則是:「對於學校的功課與活動,瑞吉已不再做出正面的回應。他鮮與其他同學來往,並且,經常還在課堂上睡覺」。

現在,湯老師終於明白瑞吉在學校顯出各種問題的原因了。更同時,她對自己自開學以來,心對瑞吉已存有的偏見與不耐,感到如同被利箭扎心一般的羞恥與虧欠。

那年的聖誕節快來了,學生們也都從家帶禮物來送給老師。早上第一堂課開始前,湯老師的書桌上,已經堆滿了大小不一但都包裝彩麗的聖誕禮物。當然啦,除了瑞吉所帶來的以外,他所帶的是一個用橡皮筋圈住的,一個舊雜貨店紙袋罷了。

滿臉含笑的湯老師,走進了教室,在同學們歡樂融融下,開始拿起一盒的禮物。她先唸出盒面上同學的名字,再打開包裝,把一件熬費苦心,精挑細選的小禮物,拿得高高地向全班展現,亦立即博得四起的讚嘆,也染紅了那位送禮同學的小臉。

禮物開到一半時,湯老師拿起了瑞吉所帶來的舊紙袋。立即引發起全班的大笑。而湯老師的內心,也在剎那間,轉變成深深的同情與心疼。

她舉起手來止住了笑聲,再從袋子掏出來兩樣東西:一件是鑲有塑膠亮片的腕鐲,有幾片已經脫落了。另一件是一小瓶香水,從透明的玻璃瓶,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只有半滿而已。

這些看在同學眼中,禁不住又爆出一陣大笑…。這時候,湯老師望著瑞吉,只見他孤寂地半躺在書桌上,眼睛的深處,只有落寞與孤寂,毫無興奮,也沒盼望。

老師再度舉手,阻止笑聲,還不光如此,湯老師還慢慢地,滿臉含笑地,先向瑞吉道謝之後,就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帶上了那個舊手鐲,然後,打開了那瓶半滿的香水,塗擦在手臂上…

那天放學以後,瑞吉沒有走,他獨自守候在校園,只是為了要向湯老師說一句話:「今天早上,你聞起來,就和我從前的媽媽一樣。」

在寒冷的暮色中,湯老師望著瑞吉小小的身子,慢慢地走出校園時,再也忍不住了,淚水遮住了她的雙眼。

第二學期開始前,湯老師得了校長的同意,改教新開的一班--困難學生班。瑞吉當然是班的一個,使瑞吉趕上功課,湯老師真不知花上了多少額外時間。慢慢地,瑞吉開始在生活上起了轉變,在活力上有了增添。湯老師清楚地察覺到,只要肯給瑞吉更多的溫暖,更多的鼓勵,瑞吉也就自動地朝相同方向,作出正面的回應。

那個學期終了時,瑞吉已成為全班最好的一個學生。當然啦,不管在這一學期中,湯老師是否完全作到了,她給新教班的開場白,「…我對全班都一視同仁」,但瑞吉的確變成了一個最聽湯老師話,努力的好學生。

年後,瑞吉自小學畢業了。畢業典禮舉行那天黃昏,湯老師自她的門縫,發現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你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一位  老師。」

光陰似箭,六年後,湯老師又收到瑞吉的來信,上面說:「我已完成了高中教育,全校中我排名第一。你卻仍然是在我生命,所遇見到 最好的一位老師。」

四年又過去了,又一封瑞吉的來信,寄到了湯老師的手。上面說:「因為家的困難,四年我都是半工而全讀。就在明日,我又將以 最佳成績自大學畢業。」

信的末了,他又慎重地再度提起:「到現在,你還是我在一生,所遇見過最好的一位老師。」

老師拿信的雙手有點輕顫,一顆顆喜樂、安慰的淚水,輕輕滴落,浸濕了信紙。

時光飛逝,幾年又過去了。在一個仲夏來臨,鳳凰花鮮紅怒放的早晨,湯老師又收到了瑞吉的來信,是從美國寄來的。

上面說:「大學畢業後,我繼續在學識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信尾,他再度保證說:「無可置疑的,你一直是在我的生命,所遇見過最好的一位老師。」可是呀,他在這封信上的簽名卻有些改變:「李瑞吉醫生。」

故事到這,並沒有終了。

就在第二年的春天,瑞吉寄來了一張印刷精美的請帖:「下個月,我將要結婚。並且,我的父親已於兩年前去世。因此,想請問湯老師,可願前來參加婚禮?並請坐在給新郎母親所保留的座位上?」

「願意,噢,當然願意。」湯老師也快樂地被淚水矇矓了雙目。

猜猜看,正當婚禮進行時,湯老師手腕上帶著甚麼?

對,就是那已脫落亮片的舊手鐲,身上呢,擦著瑞吉母親在好些年前去世後所留下的半瓶香水。

婚禮結束了,但賓客們卻都不起身離去,他們似乎在等待,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將要發生。果然,新郎與新娘一同快步走到為新郎母親保留的座位前,一同擁抱住慢慢起身的湯老師。

瑞吉用充滿敬愛與感恩的眼光望著湯老師,一面向著賓客說:「湯老師,若不是你曾無條件,全心全意地給予我莫大的愛心與教導,我那有力量與信心,來突破困難,創造未來?在我心目中,你豈只是一位老師而已,你早已取代了我媽媽的地位…」。

喜淚盈的湯老師回答:「事情並不止如此,當年,若不是慈愛的天父將你--放入我的生命,我那能學到真心施愛給別人的真諦。」

聽到這,全場賓客們,都忍不住地拍起了如雷的掌聲,讓歡欣、讚美的情緒淹盡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