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父母心

        雨季的下班途中,看到安親班門口擠滿了引頸等候孩子下課的父母,有的臉上兀自留著路上奔波時潑濕的雨水,想到電視上那則對親生父母施暴的負面消息,還有前些日子,那通來自一位無奈母親的電話……

        『
××電信您好,敝姓刁,很高興為您服務!』講完往常的開頭敬語,對方即以非常無奈的語調要求我們將門號停用,乍聽對方要取消門號,自是謹慎應對,施展出三寸不爛之舌,為用戶排解心中所有的不悅或是不解之事,希望能再度博得用戶的好感,以消除對方取消門號的想法;意外的是查詢之後,才知道對方所想取消的門號,是登記她兒子的名下。

        「郭媽媽,請問您怎麼會想要把這個門號取消呢?而且這個門號是以您兒子的名字登記的,如果要取消,也要請您兒子本人親自到直營門市辦理才可以喔!」

        「是這樣子啦,這個門號是我兒子使用的,三十好幾了,工作還不穩定,賺了錢也不夠花,還要我這個當媽的幫他付電話費,妳看!光欠妳們泛亞的電話錢就欠了三仟多,我是個庄腳人,打個零工一個月有能多少的收入?要吃飯過日子,又要替他還債,真是艱苦啊.....」

        「郭媽媽,我了解妳的狀況,但是公司是這麼規定,若是這個門號要取消,您還是得連絡您兒子本人帶身份證及印章到我們的門市辦理,因為在電話中我們實在沒辦法幫您辦退租……」

        「小姐,妳不知道我的艱苦啦!為了這個兒子闖的禍,我已不知花了多少錢了,我實在是沒法度再幫他繳費了...」

        「對不起!郭媽媽,我真的很想幫您的忙,但因為門號申請人不是您,我實在沒辦法幫您退租啊!」

        「我跟他拿他的身份證和印章還有我的身份證及印章就可以去辦了嗎?若是他不給我,那怎麼辦呢?」
        「是,只要您兒子肯將證件及印章交給您,到門市繳清欠費後就可以直接辦理退租了。但您兒子若是不肯,我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讓您辦理,很抱歉!」

        「我兒子最近精神有問題,目前在台北療養院……」她無奈地說。

        「若是您能拿到醫師開立的證明,證明您的兒子有精神上的疾病,也許我們可以想辦法幫您以特例處理!」接著一陣沉默,顯然郭媽媽陷入沉思中……

        「小姐,妳結婚了嗎?有沒有小孩?小孩多大了?」

        突來的問題,一時我竟不知如何答話:「是,我結婚了,有個還很小的小孩!」

        「我真的是很命苦,被小孩折磨得......,妳不知道.....」電話那端隱約傳來哽咽的聲音。郭媽媽不斷又不斷的描述著,她的小孩如何的使他失望難過,讓我不忍掛斷她的電話,只好當一個好的聽者,讓她把心裡的酸楚發洩出來,見機再安慰她幾句;最後郭媽媽表示會拿證明再辦退租,隨即掛斷電話。

        之後某天的下午,我再度接到她的電話,語氣仍是無奈,她將過去的一星期與其兒子溝通的狀況描述了一番,隨後嘆了一口長氣:「我兒子說,若我不幫他繳錢復話,我就沒有資格當他的媽媽……,所以……小姐,我要繳的錢一共是多少,我到郵局去幫他繳就是……」說完,她忍不住在電話那端抽噎了起來……

        看著這群在安親班門口等候的父母,冒著雨將傘撐在小孩頭上,小心翼翼地讓他們坐上車,然後一身狼狽地快速鑽進駕駛座裡,曾幾何時,孝子由原來的名詞,竟己轉為諷刺的動詞!想起郭媽媽的故事,天下父母心啊!這群養尊處優的孩子們,可曾想過如此呵護他們的爸媽,有時竟連句簡單的感謝也遙不可盼……
( 文 / CS 林雪櫻 )